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女儿·面包屋·阳光
作者:张小失  文章来源:摘自《语文月刊》  点击数1952  更新时间:2005-12-12 9:34:02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女儿在吃面包。我闲看着她背后的大玻璃窗。阳光自那里透进来。步行街上人来人往。这是个安静的初秋的下午。

我午睡起来不久,思绪不那么活跃。面包屋里除了椅子,就数我坐得稳定。我仍然对着大玻璃窗看,看温暖的阳光。

太阳距地球1.5光年,也就是说,我此刻所见的阳光是1.5年前从太阳发出的;而真正属于此刻的阳光,还要等1.5年才能到达地球,才能被我感受到。因此,对于太阳来说,我此刻在看它的历史---它的历史,就是我此刻的现实;而它的现实,则是我的未来。我又想到那些夜晚的星星,它们有的距离我们数亿光年,也就是说,我们看到(或通过仪器接收到)的是它几亿年前的影像,也许,它已经消灭了,而已经消灭的它,在我们的“此刻”依然存在。

世界是神奇的,即使这么平常的一个下午,这么平常的面包屋,这么平常的人---他们的现实被历史照耀着,但大家似乎都浑然不觉。女儿还在吃面包。她幼小的嘴巴比桃子还鲜嫩,对着面包,那么一小口一小口地啃啊嚼的,像动画片里的虫子。女儿是个小小的现实主义者,是她将我从下午的睡梦中摇醒,说:“爸爸,你答应带我吃面包的。”于是我就翻起身带她出来了。

出来了,一脚踏入城市(或尘世)的大街。这里充满了现实主义者。现实主义者把生活弄得非常复杂,这是错误的。生活本身不复杂,对于一个傻子来说,生活就像一张白纸---复杂的是我们不傻的人的思维,用这个思维反观于生活,它就复杂了。好在任何复杂的最终归宿是简单,也就是死亡。所以,复杂本身也不复杂,你可以想想过去的那些轰轰烈烈的人物和事件,当初看起来也许不可收拾,而今呢?完了。

1.5年前的阳光使这个下午显得明亮,温度宜人。我们考虑现实的时候,没想到自己是被过去的事物包围着,这是很滑稽的。我看着眼前的女儿,她的一举一动,都因为那幼稚的面孔和小手而显得天真、纯洁,让我心中充满欢喜。眼前的女儿也正一步步地流逝为历史,昨天的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,此刻弥足珍贵---而“此刻”,在时间之流中又很难把握,几乎可以说是不存在的。这世界似乎只有过去和未来,因为每当我意识到“此刻”的时候,此刻就已经消失了。

面对玻璃窗,我有点忧虑,眼前的现实和历史使我迷茫和不安,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。进而,我意识到我不该将事物看得那么简单,是简单消除了我的存在感,只有复杂,只有像所有的现实主义者那样看待生活,我才能像人一样存在。


   我爱女儿,我爱阳光,我还爱面包屋里弥漫的清香。我需要存在感。我很抱歉,我不该说此刻的阳光是

1.5年前的旧货。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