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学校简介 | 校园风貌 | 校园动态 | 教学教研 | 德育工作 | 文苑采撷 | 雁过留声 | 博客 | 学生会 | 俱乐部 | 网上共青团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山东省全民炸金花电脑版金花 >> 文苑采撷 >> 留香精品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职业猫       ★★★★ 【字体:
职业猫
作者:林 闻    文苑来源:摘自《语文月刊》    点击数:1013    更新时间:2005-12-12

那不是一只温顺的猫。它竖起的每一根黄毛都暴露出野性。这是饥饿的结果。它圆睁着眼,饱胀着敌意,不来向你靠近,无论你有多好的吃食。它永远警戒着,不容来人侵犯。你看,它已经相当饿了,饿极了,叫着,向你手中的食物跑来。它的脚步踏在你柔声的呼唤上,在距你一米多远时,骤然镇静地停下了。它就在那儿望着你,像望着一个熟人,像望着一个敌人。

我认识它,它是九号职业猫。

等我再次见到九号猫,已时隔多年。它已经不再是青壮年,毛长体硕掩饰着臃老。它的野性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张显,而是完全隐匿到骨子里。那天,它卧在九号库的地板上,毫无表情。无论你怎样呼唤,它纹丝不动。你蹲下来,晃动手里的美味,它毫无反应。它也许在想,“我”这个猫没有朋友,谁也不是我的朋友。在冷漠的大库里,猫已经孤独成习惯。

当我转身离去时,背后却传来一声轻轻的长长的甜甜的嗓音:“喵……”那声音细弱,清而柔,胆壮而发怯。它告诉我,那是一只小小猫。它身上的毛一定细而软,摸起来一定顺而滑。我真的看见了,一只小猫,黄白相间色。它走出来了,扭头望望九号猫,就朝我的惊喜款款走来。我就要碰到它了!然而这时,九号猫从喉咙间发出一个沉闷的声响,嘴也未张,一个眼神打过来,小猫就瞬间一闪,蹿进高大狭窄的货架间隐藏起来。见我半天没有动静,它才狐疑地探出半个脑袋。

这只尚未出道的小猫,像它的母亲一样,是承继祖业而来。但它还裹着母亲的奶,尚不能独当一面。它稚嫩的瞳眸黄而亮,有着花色一样的质感,身上散发着大片大片九号猫的奶香。一旦它开始涉世,就将和九号猫一样绝缘于旷野。它们都出生在这片容量大得令人惊奇的仓库。

库区里驯养的猫都属于职业一族。它们的称谓世代与仓库保持同步。一号库配一号猫,二号库配二号猫。依此类推,在编的猫有十几只。护家逐鼠,它们都很职业。大部分猫互不相识,因为没有公共放风时间,更没有机会相互嬉戏。它们彼此陌生,所接受的职前培训大体和我差不多,均以爱岗敬业为荣。

十年前,在一座小县城,我和九号猫坚守在同一个岗位上。但我很早就告别大仓库,另谋出路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到库区回访,看见了九号猫。如今又时隔经年,九号猫的小猫早已长成青壮年,不知它被编入几号库。九号猫恐怕已经出局。这是所有从业人员的职业悲哀,并不涉及感情问题,猫也不例外。

和九号猫分开后,我多次在奔驰的火车上路过小县城,瞥见县城边缘上那片外表高大、宽阔,里面却永远昏暗、阴冷的大库。那从梁上垂下的一盏灯泡,日夜委靡得跟萤火一样,远不如躲闪在黑暗处的九号猫眼忽闪得那么鲜亮。当初我就是在这样的萤火和猫眼照耀下,开始了文学创作。九号猫是一个日夜在九号库尽忠职守的人,也是唯一和我分享人生乐趣的人。

如今,那片古老的仓库像是死在大地上的一片废墟躺在铁路沿线上。听说,这破旧不堪的东西依然在使用,装着百货、烟酒、鞋帽、茶糖。依然有职业猫,在这个小县城的大仓库内奉献着它们的青春和热血。那些前来库区买办的人,大大小小也算个商人,他们通常不会注意到职业猫,进进出出的货物目不暇接,那是流水般的岁月和账页。谁还会在乎猫呢,一只猫!

只有看门人和库主,常常惦记着猫叫。猫叫防范鼠患,他们彼此挣钱塌实。

因此,这类严禁人工喂养、自谋生路、偶尔见饱的猫,总是在叫。叫是它们的职业特色。除了到处发霉、栓塞的大库,它们没有别的家;除了老鼠,它们没有别的玩伴和吃食。在巨大寒冷的寂寞中,夜里,似乎能听见九号猫撕裂老鼠骨架的声音。

九号猫的小猫,想必就是这样得到母亲的传承。

繁衍在大库里的职业猫,大多样子凶狠,怒目圆睁,是一族永远拒绝人抱的猫。当九号猫在我的供养下,稍稍有点人情味,我却已经远走他乡。假如我一直留下,九号猫会把我当成朋友,让我抱它吗?如果让我重逢九号猫,我只想唤得它的亲近。

但是,人往往不能单纯为了某一项喜好而永远停在一个地方不动。尤其像这样一间昏暗、阴冷、破旧、沉闷的库,两扇大铁门吱扭一合,人就别想望见天。当九号猫在鼠洞门前蹲窝时,我就在九号库里给鞋类过数,拖鞋、布鞋、凉鞋、皮鞋、水靴,男式女款,大人小孩的,一遍遍不厌其烦。如果有客商发现出一两只残次品,就来要求退换。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根本没有旁人到大库里消闲,更没有人来看猫一眼。我们不仅寂寞难耐,还会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不断地得着风湿。

屏息驻足,茫然回眸,如今,我最想和九号猫说说话。哪怕只回忆一下,那年冬天驱寒的方法。遗憾的是,我们在同一个库里共度了春秋几载,它却从未开口说过话。但不知不觉中,我和九号猫共同分享了一样东西,那就是美好的青春年华。虽说人猫有别,但我们被分享的方式却差不多。在我胸前,挂着一个胸卡,人们招呼我时像招呼九号猫,大声喊道:九号保管员!

    多年以后,有一次我坐在哐当哐当的火车上,又经过那个最初激情工作的地方,我似乎听见清晰旷远的

猫叫胜过了鼎沸的人声,一声声,一声声,一声又一声……我知道,那已经不是我的九号猫。那是很职业的

一类猫。
文苑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个文苑:

  • 下一个文苑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